• English
    • 郵箱系統
    • 信息門戶

    生鴻飛: 我的可可西里往事

    信息來源:湖北慈善家雜志
    時間:2018.03.04       點擊率:

    在離天最近的地方,在無風的日子里,在無電的夜晚,沒有電視,沒有廣播,沒有電話,面對著漫天璀璨的寒星,我不能想象天堂的景象,或許我正在感受的就是天堂的快樂。

    文|劉思意?? 生鴻飛,1964年出生于江蘇南京,武漢理工大學研究生畢業,現任武漢紡織大學機械與自動化學院老師一職。

    2001年生鴻飛作為第一批綠色江河志愿者進入可可西里,參與藏羚羊種群調查。自此,生鴻飛的環保志愿者行動就從未停止——2008年登上珠穆朗瑪峰撿垃圾;2012年登上南極大陸,參與“零距南極”環?;顒?;2015年進入云南保護滇金絲猴;多次組織武漢大學生進入可可西里地區進行環?;顒印?/p>

    十次上高原七次進藏,每一次都有獨特感受,但是讓生鴻飛最難以忘懷的志愿者經歷,還是和妻子龐愛民一起參加可可西里索南達杰自然保護站志愿者活動的那次,那也是生鴻飛第一次參加環保志愿者行動。

    以下是他的口述——

    可可西里我們來了

    2001年春節的大年初一,我和妻子龐愛民帶著家人的叮囑,好友的祝福,踏上了西行的列車。我們夫妻倆都是學機械專業出身,也許正是這個原因讓我們入選為索南達杰自然保護站的冬季志愿者,保護站里太多的機械設備需要維護,特別是取暖鍋爐和汽車,那是我們在可可西里生存的必備。

    幾天之后,我們來到了進入可可西里前的最后一個城市格爾木,在這里我們同楊欣和秋培扎西會合。楊欣是“綠色江河”組織的發起人,也是這次活動的發起人,索南達杰自然保護站便是他建立的,雖說這是第一次見面,但單看網上的資料,我們對他已經很是熟悉。秋培扎西是扎巴多杰的兒子、索南達杰的侄兒,是一個質樸的藏族小伙子,像我見到的所有藏族朋友一樣,率真、熱情。秋培扎西告訴我,在他還是孩子時,就隨著父親在可可西里打擊盜獵分子,父親意外去世后,他便更加堅定地守護著可可西里。在他身上,我總能看到一種責任、一種精神和一種情懷。

    1月31日一大早,楊欣就帶著我們夫妻倆和秋培扎西,開著吉普車,從格爾木出發,前往保護站。一路上我們所見到的都是平時在內地難以看到的景象:連綿的山川、醉人的湛藍天空、流動的朵朵白云、封凍的河流……

    高原的考驗

    車在高原上靜靜地行駛,一到西大灘,突如其來的沙塵暴鋪天蓋地地呼嘯而來,沙粒噼里啪啦地拍打在車上。為安全起見我們一行人趕緊躲到路邊的一個小店里稍作休息。一小時后,我們繼續前行,沙塵暴沒有絲毫減弱,不斷地用它那帶有鉤刺的手摩擦著我們的車,阻擋車的前行,車 越來越吃力,風沙越刮越猛,似乎要把我們的車撕裂、掀翻,能見度也越來越低,到后來就只能看到前方5米左右的視線。我們車上的四個人都緊張起來,四雙眼睛都緊緊盯著路中間的白線,生怕車偏離了道路。我往左看路中的白線,妻子和秋培扎西往右看路基,司機楊欣聽從左右指揮。那一刻,我仿佛身處地底深層,心里想:難道這會是生命的終結?猛地,車身頓了一下,車內一陣死寂,隨后發現我們的車已撞到前面的大卡車了,還好反應及時,只是輕輕地撞了一下?;剡^神來相互一看,我們已滿身沙土。

    吃晚飯時,大家都還在談論剛才路上沙塵暴的驚險經歷,有點興奮,高原一開始就給我們一個下馬威,相比于大家的興奮,我的心中更多的是不安,總感覺還會發生什么一樣。

    到了保護站,大家緊張的心情松弛下來,我的頭就開始劇烈地疼痛,腿也軟了,呼吸也緊了,我早已把胃里的食物吐光,臉色鐵青地蜷縮在床上。這時,我意識到,高原反應還是如期而至了。一路上妻子一直比較擔心,高原反應會不會很恐怖,自己的身體能否承受得了,我給妻子打氣說:“上保護站后不用怕,有我呢?!笨墒乾F在,自己還不如妻子呢,這讓我有些尷尬。好在我的高原反應雖然比一般人嚴重,數日之后也開始逐漸好轉,在適應了高原的氣候后,望著廣闊無垠的高原,我引吭高歌,此時,我心中突然覺得之前的苦難都是值得的。

    我們的工作

    在保護站的一個月里,我們的主要任務是維護站里的設備,同時做野生動物調查??墒聦嵣衔覀兊墓ぷ饕矝]有像說的這般簡單,甚至還遇到了許多困難——攝像機電池的容量減少到平時的1/10,有時甚至無法對焦;柴油鍋爐里柴油經常結冰;風光互補能源的電池組經常停止工作等。

    楊欣曾和我說過,保護站是整個青藏公路觀察野生動物的最佳點,經常能夠見到各種大型的野生動物??墒?,在我們剛來的八九天里,只有兩只藏羚羊進入過我們的視野,再就是偶爾有斑頭雁和海鷗飛臨旁邊的小湖。有天,我們夫妻倆和楊欣開車進可可西里轉悠,行程兩百多公里,也只是見到兩群共六只藏野驢、三四群總共不超過30只藏羚羊和藏原羚,我們忠實地記錄它們出現的樣子、時間、地點和數量,以作為環??疾斓馁Y料。楊欣感嘆說:“真是一年比一年少了,一次比一次難見啦,每見一次我都要把它永遠地刻在心頭,因為這也許就是最后一次見到它們了,也許以后就再也見不到這樣的場景了?!?/p>

    一個人的孤獨

    保護站最大的不便是缺水,每個人每天的用水都是定量的,一杯水刷牙,兩杯水洗臉,已經是很奢侈的事了,志愿者們身上總是有一股奇怪的氣味,我和妻子戲稱這是“人味”。在保護站呆了半個月后,妻子終于受不了了,和同行的志愿者一起開車下山洗澡,這一走就只剩下我一個人在保護站,幾十個小時,保護站里沒有電沒有鍋爐,外面零下二三十度沒有人煙,只能一個人熬時間。這時,我生平第一次有了強烈的孤獨感,但是這樣的孤獨并沒有給我帶來恐懼,相反,我很享受這種孤獨,我開始安靜下來,思考人生的意義。

    在離天最近的地方,在無風的日子里,在無電的夜晚,沒有電視,沒有廣播,沒有電話,面對著漫天璀璨的寒星,我不能想象天堂的景象,或許我正在感受的就是天堂的快樂。

    一個月的志愿者活動很快就結束了,在這個月里,我經歷了高原的考驗,感受了高原帶給我的心靈沖擊。

    做"拾魚男孩"

    帶著對高原的深深印象,帶著對長江源保護新的認識,帶著一顆洗滌過的心,我們回到了武漢。也許正是那次一個人孤獨思考問題的機會,給我帶來了啟發,我開始提倡綠色設計。

    以前的我做機械設計,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在功能上滿足用戶,現在的我做機械設計,除了功能之外也開始考慮環保,綠色機械設計之中包含了可拆卸設計、可重復循環設計、可回收設計、能源設計等等。我在設計機器時,盡可能地使用通用部件而不是專用部件,這樣,就算這臺機器報廢了,這些部件還是可以放到別的機器上,進行重復使用。

    之后,我在部分高校及周邊地區作了數十場關于可可西里環保狀況的匯報演講,并展示了可可西里之行的部分攝影圖片。這些演講引起了高校師生的共鳴,大學生想當志愿者的愿望尤其強烈。

    楊欣說過這樣一個故事:一個小男孩在海邊把被潮水沖上岸的魚丟進海里,別人問他:“大海每天要沖上來很多魚,你又能丟多少魚回去呢?”男孩說:“我救一條就是一條,至少被我救的這一條可以活下來?!蔽蚁M约鹤兂晒适轮心莻€拾魚的男孩,同時也希望更多的人成為那個拾魚的男孩。

    于是,2002年我們夫妻倆組織了武漢地區高校大學生進行西部環??疾?,攜各高校學生10人及媒體記者6人二次進入可可西里,進行了為期10天的環??疾旒靶麄骰顒?,帶領學生們參加環?;顒?,讓學生們親身體驗高原的美麗,了解長江源的真實狀況和源頭保護的重要性,讓學生們成為一顆顆環保的種子,將環保的理念在人們的生活中播撒出去。

    媒體鏈接:https://www.toutiao.com/i6528225374503961102/

           責任編輯:程鵬

    下一條

    新聞

    安徽快3